皮膚
字號

白袍總管

點擊:
身懷佛家神通,進入國公府成為雜役,江湖之中,廟堂之上,兒女情長,英雄壯歌。

第1章 神通
大季王朝逸國公府
楚離駕舟行于湖上,湖風拂面,清爽沁人。
逸國公府是一片萬頃巨湖,九十九座島,他要去的演武殿與東花園距離十八里。
小船之上,他中等身材,一襲青衫飄飄,相貌平常卻頗有英武之氣,看著茫茫湖水,思緒飄遠。
十九年兩個月零三天,已經十九年兩個月零三天!
堂堂高能物理研究員,前途光明的學霸,未來的大科學家,實驗中一個小小失誤,爆炸后來到這個世界,轉世投胎重新做人!
“砰!砰!”悶響聲打破了他的沉思,扭頭看,一條金光閃閃的鯉魚在船上跳動不停。
楚離搖搖頭,彎腰把鯉魚拋回湖里。
直起身,一座高樓映入他眼簾。
百米高樓,閃爍青銅光芒,厚重森嚴,盡顯國公府的威儀。
這座青銅高樓就是演武殿!
演武殿前是一片開闊的練武場,紅泥鋪地,數百人在練功,或練刀練劍練拳練掌,或互相切磋,熱鬧非凡。
楚離靠船上岸,踏上練武場,沒走幾步,忽然閃出一個英俊青年,面如冠玉,眉毛如劍,神采飛揚。
他身形頎長,高楚離一個頭,抱肩俯視他:“姓楚的,你來這兒干什么?!”
楚離皺眉:“讓開,好狗不擋道!”
“呵呵!”英俊青年呵呵笑道:“難不成你想練武?”
楚離忽然笑了笑,繼續往前走:“卓飛揚,我倒地慘叫,信不信你要吃不了兜著走?”
府衛禁止私斗,不準自相殘殺,府衛分護衛與侍衛,一武一文,兩者尤其嚴禁私斗,輕則降品,重則逐出府。
楚離是未入品的侍衛,卓飛揚則是八品護衛,護衛對侍衛動手是大忌,他倒地慘叫,卓飛揚再天才也要受重罰。
卓飛揚劍眉一皺:“姓楚的,行,夠無恥!”
楚離繼續往前走。
卓飛揚側身讓開一步,陰沉著俊臉:“姓楚的,你只能用這些小手段!”
楚離笑道:“對付你般這蠢貨,小手段就足夠!”
卓飛揚死死瞪著他,拳頭攥得越來越緊,好似下一刻就揮出,楚離卻懶洋洋看他,挑釁味道十足。
卓飛揚忽然露出燦爛笑容,用力揚手:“趙師妹!”
遠處一個婀娜多姿的美貌少女裊裊走來,她肌膚賽雪,杏眼柳眉,氣質楚楚,溫柔如水。
楚離臉色微變,趙穎,跟他們同時進府,美貌、善良、溫柔,是那種男人見了都會喜歡的女人。
“卓師兄?”趙穎輕盈的走過來,訝然道:“楚師兄?”
楚離嗅著她帶來的淡淡幽香,微笑:“趙師妹,好久不見。”
他自從分配進東花園,多數時間都去藏書樓,想用知識改變命運,罕來演武殿。
這次來演武殿,是修煉小洗脈訣遇到問題,想看一下小洗脈訣有關的秘笈及修煉筆記。
趙穎笑道:“楚師兄,恭喜,東花園是個美差呢。”
楚離笑著點頭:“還算不錯。”
東花園直屬于三小姐蕭琪的玉琪島,僅他與李越倆侍衛,不僅悠閑自在,還有機會見到三小姐,一旦獲三小姐青眼,飛黃騰達指日可待。
卓飛揚深吸一口氣,這家伙運氣忒好,偏偏竟進了東花園,老天太不開眼,自己非好好收拾他!
“趙師妹,甭理這廢物,我昨天剛練成破妄劍法,切磋一下唄?”
“卓師兄——!”趙穎蹙眉,覺得卓飛揚說話難聽。
“好好,不說他廢物就是!”卓飛揚忙賠笑,掃一眼楚離:“盡管他就是個廢物!”
“還說!”趙穎不滿的瞪大眼。
“趙師妹,沒關系,”楚離微笑道:“對這種狂妄自大的蠢貨,沒必要計較。”
“楚師兄!”趙穎嗔道。
楚離伸手做投降狀:“趙師妹,來東花園玩吧,風景很美,李兄的廚藝也極好。”
“好啊。”趙穎笑瞇瞇的道:“一直想去看看呢,東花園啊……”
“哼,有什么可看的!”卓飛揚撇撇嘴:“不過花花草草而已,有那時間還不如練武,玩物喪志!”
“照你這么說,三小姐與大公子都是玩物喪志,不如你嘍?”楚離似笑非笑,西花園屬于大公子蕭鐵鷹。
卓飛揚俊臉漲紅,冷笑連連,決定不跟他斗嘴。
“卓師兄!楚師兄!”趙穎不滿的嗔道:“你們消停一會兒好不好!……楚師兄,我會過去玩的,你有事就先忙吧。”
楚離深深看她一眼:“趙師妹,有人空長得一副好皮囊,日久才能見人心,師妹不要輕易相信別人!”
“姓楚的,你什么意思?”卓飛揚哼道。
楚離不理他,沖趙穎笑著抱抱拳。
趙穎轉身離開。
卓飛揚忙要跟上,臨走之際,趁著趙穎不注意,忽然一伸手。
他巴掌幾乎要扇到楚離臉上,非常自信楚離來不及避開,看似不注意,卻是運了內力,速度奇快。
楚離輕輕一側頭,卓飛揚的指尖貼著臉頰掠過,能感覺到微風,這一掌的力量不輕。
“啪!”清脆響亮的耳光聲響起。
楚離左掌拍在自己臉上,清脆響亮,用力不大,聲音很響,然后迅速收手。
趙穎忙扭頭看。
楚離神色不變,好像這一掌不是打在自己臉上。
卓飛揚臉色陰沉的瞪著他。
楚離笑了笑,摸摸自己的臉龐:“真是好功夫,佩服!”
卓飛揚死死瞪著他。
“卓師兄——!”趙穎沉下玉臉。
“對不住對不住,我真不是有意的。”卓飛揚咬著牙,聲音齒縫里擠出來,冷冷道:“想必楚師弟不會在意,是吧,楚師弟?”
楚離扭頭笑道:“趙師妹,算了。”
趙穎不好意思的看看他,忙扯著卓飛揚離開,再呆下去,兩人非打起來不可!
楚離盯著趙穎婀娜的背影一動不動,摸了摸火辣辣的左臉,啟動大圓鏡智壓住心緒波動。
如果不是大圓鏡智,免不了遭卓飛揚暗算!
這個世界以武為尊,從小深植內心的觀念,趙穎溫柔善良,明著暗著護著自己,讓他頗為感動。
但他身為一個男人,需要女人護著,身為男人,實在不能忍!
卓飛揚,破妄劍法……
他穿過練武場上的人群,進入演武殿。
解下腰際的木牌,遞給殿前的青年,青年目光如電,掃一眼,示意他可以進去。
入眼是一排排書架,他信步而行,偶然停住,伸手抽出一本書,迅速的翻一遍,放回去繼續走,再停住,又抽一本書翻一遍。
一個時辰,他翻了二十二本書。
好像他早就知道這些書的位置,直接過去抽出來就好,其實他是第一次過來,小洗脈訣是在藏書樓看的。
整個演武殿皆呈現在他腦海,每一排書架,每一本書的名字,清清楚楚,歷歷在目。
他信步來到二樓,直接來到第三排書架,在第二層抽出破妄劍譜,翻過一遍,然后又抽出七本秘笈,是破妄劍譜的修煉心得。
他離開演武殿時,腦海已經烙印了三十本秘笈,二十二本小洗脈訣修煉筆記,一本破妄劍譜,七本破妄劍修煉心得。
他駕著小船行于湖上,清風徐來,原本的熊熊怒火已經消散。
腦海里三十本秘笈開始融會貫通。
……
正午的陽光灼灼,他駕船回了東花園。
東花園是一座方圓兩里的小島,劃分為一個個花圃,每圃一種珍奇之花,整座小島飄浮著花香。
島上只有一座小院,楚離推門進院,陰涼氣息撲面而來,一棵大樹遮住半邊院子,驅去熱氣。
他進西廂房,提一把青鋒劍出來,在院中央揮舞,緩慢如太極劍,片刻便出了一層汗,額頭泛亮。
他過目不忘,看過的秘笈一遍即烙印腦海,剛從演武殿學來的破妄劍法果然威力驚人,但也極耗力氣。
“吱呀……”正廳走出一壯碩青年,圓餅大臉,小眼睛。
他黑熊般搖搖晃晃,長伸兩懶腰,連打倆呵欠,才懶洋洋的說話:“兄弟,這么早就回來了?”
楚離專注練劍,只“嗯”了一聲。
李越,九品侍衛,兩人一起負責東花園,好口腹之欲,廚藝極好,武功好,卻怕死不闖九品樓,甘當侍衛。
國公府侍衛與護衛都分九品,工錢差十倍。
侍衛工錢少,品級要熬資歷,三年九品,十年八品,二十年七品,四十年六品,七十年五品。
護衛升品不論其他只看武功,闖九品樓,闖過一層升一品。
工錢多,還能經常出府做任務,活得多彩多姿,不像侍衛只能呆府里伺候人,但凡有點兒能力的,都當護衛。
李越搖搖脖子,伸伸腿,骨節發出一串串噼啪響,隨后揮拳開練,拳如流星,呼呼生風。
“兄弟,別練劍,跟我練拳吧!”李越的嘴閑不住。
楚離沒出聲。
“不能練內功,練套拳法強身健體就得啦,練什么劍!”
“閉嘴!”楚離吐出兩個字,額頭一層黃豆汗。
這個世界武學昌盛,練武從娃娃抓起。
八歲到十八歲,趁著發育期,練筑基心法,把經脈練得強壯堅韌,否則承受不了內力沖擊,有性命之危。
過了八歲到十八歲,一旦經脈定型,再神奇的心法也事倍功半,要花上數倍時間筑基。
十八歲前,他在從小長大的秋葉寺苦參大智度本源經,錯過筑基。
精魄是常人兩倍,精神強橫。
加之他前世是高能物理研究員,對世界的認識遠非常人可比。
兩者相合,他才最終練成大智度本源經,成就大圓鏡智神通。
精神強橫,他修煉持續時間遠勝常人,神通在身,觀照入微,故他小洗脈訣進度很快,五年即可筑基。
“呵呵……就你那劍,雞也殺不死,你還練個什么勁兒?”
楚離忽然收劍,哼道:“比比?”
他氣喘吁吁,渾身軟綿綿的,把劍往地上一拄,才撐住身子,破妄劍法太耗體力。

第2章 枯榮
“哈哈!”李越大笑,拳風更猛。
“你打不過我!”
“哈哈!哈哈!”李越笑得更大聲。
玩湖南快乐十分有什么好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