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狗帶吧青春

點擊:
小時候,父母出了意外,離開了我。 我被人收養,養父養母有個女兒 她每天都欺負我 直到有一天……

第1章 被撞見了

小時候,我爸媽出了意外,撇下我一個人離開了這個世界,我被送到了孤兒院,但是沒幾天,我被一名穿著富態的夫婦領走了,他們說他們曾經受過我爸的幫助,才能有今天的成就,為了報恩,他們決定把我撫養成人。

他們把我領到他們家,告訴我說,從今往后,我們就是你的爸媽,你也不在叫黎玥,改姓李,叫李玥,知道嗎?

我當時雖小,但是我爸媽出事后,我就變得很懂事了,鼻子一酸,眼睛泛紅地點點頭答應了。

進了家門后,我發現,養父養母還有個女兒,叫李婉兒,他們告訴女兒說我和他們就是一家人了,要她女兒問我叫哥哥。

還告訴我說以后都是兄妹,讓我好好對她,我點了點頭答應了,老實說李婉兒挺漂亮的,我很喜歡她的眼睛,眼睛很大很清澈。

但是我那個妹妹可不領情,她聽了養母的話后,一臉厭惡的看著我,說她才不會有我這個乞丐一樣的哥哥。

自從我來到這個家以來,養父養母就一直教導著我有東西要學會和妹妹分享,我也照做了,一有零食和漫畫就先給婉兒,起初婉兒還會接受我的零食和漫畫,而到后來煩了,直接拒絕我的零食和漫畫說我的東西都是花她爸的錢買的,還說我不配吃零食和看漫畫。

她說的我有些沮喪,有一次我倒垃圾時,發現原來我以前給她的零食和漫畫,她動都沒動,直接扔進垃圾桶內了。

我難過極了,以為她不喜歡零食和漫畫,于是,在她有一次生日的時候,我買了她最喜歡的哆啦a夢毛絨玩具,準備送給她。

當天晚上,我和養父養母一起為婉兒慶生,我拿著哆啦a夢遞給婉兒,說祝她生日快樂。誰知道,婉兒拿過哆啦a夢打開窗戶直接從那里給扔了下去,還一臉嫌棄的跟我說:“你不配送我禮物,更不許你送哆啦a夢,你花的錢都是我父母的,你這個沒人要的可憐蟲!

我聽了眼睛一紅,差點沒哭出來。

養父看不下去了,問她為什么這么做,婉兒說:“我討厭他,他是個野孩子,他不配做我哥哥!

養父聽了,一生氣,直接一巴掌打在婉兒臉上,這是他第一次打婉兒,為了我,一個外人。

婉兒捂著被打的那一邊的臉,眼睛一紅,強忍著沒讓淚水出來,她直接把蛋糕扔在我的臉上,大聲的說,“我討厭你,要不是你,我爸也不會打我!

說完,飯也不吃了,扭頭就回到自己的房間內,鎖上了門,無論養父養母怎么叫她,她就是不開門。

養父當時有些后悔了,不應該為了我一個領養來的孩子而打婉兒,養母聽了就說都是一家人,沒有什么領養不領養的。

我在臥室聽了,感覺心里一暖,差點哭了出來,為此我決定不讓養父養母操心,想辦法修補我和婉兒之間的間隙,當天一晚上都沒睡著,一直想著這件事,等到第二天一大早,我見到婉兒后,就跟她說昨天晚上全怪我,我不該送你毛絨玩具的,希望你能原諒我。

正在刷牙的婉兒聽了,直接把水潑在我的臉上,說,“李玥,你要是真想讓我原諒你,那你就滾,滾出這個家,我再也不想見到你!

我聽了,回到自己房間,再也忍不住,哭了出來,這一刻我感覺到前所未有的無助,我知道,無論我跟她說什么都是徒勞的。

后來吧,我成績好,考上了本地一所還算不錯的高中里的實驗班,而婉兒則成績一般,本來是上了這所高中的普通班,但是養父養母為了希望我倆關系能好點,就托人把我倆安排到一個班級里,還做了同桌。

但是關系依然不好,當我得知她是我同桌后高高興興的準備找她說話,她卻警告說,“你以后想讓我對你有好轉的話,不許告訴任何人,咱倆的關系!

我聽了卻沒有半分難過,反而還一喜,這代表著以后我倆的關系會有好轉的可能。

第2章 婉兒使計

她臉色一紅,惱怒地罵我,說我是個死變態,對她的內褲做那種事情,還說要告訴養父養母,讓他們看看他們帶來的兒子的德行。

我一聽就急了,這要是讓養父養母知道了,估計會把我攆出去的,我不想再回到以前那種沒有親人關心的生活了。

我趕緊拉住她的胳膊,不讓她離開,她一臉厭惡的要甩開我的手,我哪里肯啊,死死地拽著她的胳膊不肯丟,然后我一臉祈求的跟她說求她不要告訴媽。

“不行,你放手,你抓疼我了!蓖駜喊欀碱^,不耐煩地說道。

正在這時,養母聽見動靜了,從廚房里走了出來,問我倆干啥呢,我沉默不語,婉兒猶豫了下,說沒干啥,然后甩開我的胳膊,回到自“不行,你放手,你抓疼我了!蓖駜喊欀碱^,不耐煩地說道。

正在這時,養母聽見動靜了,從廚房里走了出來,問我倆干啥呢,我沉默不語,婉兒猶豫了下,說沒干啥,然后甩開我的胳膊,回到自己房間去了。

看到這,我松了口氣,以為婉兒突然原諒我之前的所作所為了。

那天晚上,就當我快要入睡的時候,婉兒穿著睡衣悄悄地走進我的房間,趴在我身上,聲音很輕很溫柔的說,“我有事找你,你來我房間一下!

我問她這么晚了,讓我去干嘛,她說她突然想到一道題不會,讓我幫她解答。

婉兒更靠近我了,她穿著的睡衣要大上一號,在我的位置能隱隱約約地從脖子口的地方看見里面的胸部,雖然和平的區別不大,但是總比沒有好不是。

婉兒順著我的目光看了過去,發現我在看她的胸部,她猛地坐了起來,臉色一紅,怒氣沖沖地準備罵我,但是不知道怎么了,她突然冷靜了,跟我撒嬌道:“好哥哥,你來嘛!

什么?哥哥?我差點以為我聽錯了,直到婉兒又叫了一邊,才敢確認,她這是接受我這個陌生人是她的哥哥了?

婉兒把我拉到她的房間,坐在她的書桌前,指著一道題說,“這道題不會,你幫我解答下!

說完還沖我笑了笑,我當時一愣,隨后看到婉兒這笑容,我就像擁有整個世界一樣,之前她對我不好的態度也就都煙消云散了。

我幫她做完這道題后,準備詳細幫她解答過程時,她卻突然開始脫睡衣,嘴里還嚷嚷著好熱,我知道她說的是熱是假的,這十月份的天氣,外面還吹著冷風,怎么會熱呢。

她脫得很慢,靠近我后,撫摸著我的臉,“哥,我美嗎?”

我點點頭,吞了吞口水,感受著從她身上散發出的體香,某個部位有了反應。

“哥,你可不老實噢!蓖駜嚎吹轿业男づ裎⑽㈨斊,用手彈了我的那個部位一下,然后一屁股坐在我的身上,摩擦著那個部位。

“婉兒,你別這樣……”我心中不斷掙扎著,最終理智占了上風,一把推開她。

“怎么?難道你不想做些愛做的事嗎?”她被我推開后,也沒生氣,在我耳邊吹著氣說道,隨后她拿著我的手放在她的大腿上撫摸著。

“你到底做不做呀?你不會不行吧?”婉兒突然一臉鄙夷的看著我的襠部,我連忙搖了搖頭,婉兒輕笑著說,那就來嘛。

隨后,把脫到一半的睡衣穿上,然后躺在了床上,示意我過來自己脫,婉兒還張開了腿,把雙手放在她自己的私處不斷地撫摸著。

看到她這個姿勢,我僅存的理智也蕩然無存,我把身上的外套脫下,扔到了床上,然后向她撲去,我手慢慢的伸進她的睡衣里,撫摸著她那吹彈可破的肌膚,一路上升,在我快要握住那并不突出的胸部時,婉兒卻突然大叫起來。

“李玥,你在干嘛,我是你妹妹啊,啊……爸,救命啊!

我一愣,她這是突然怎么了?

養父原來是當兵的,據說還是頂尖部隊,差點就進了特種兵,他睡覺很敏感,稍一有動靜就能醒來,再加上婉兒叫的這么大聲,自然是能聽到的。

“砰”的一聲,門被踹開,養父一臉震驚的看著我,然后看到我的手在婉兒的睡衣里面,頓時怒不可遏,他把我拉了過來,啪啪就是兩巴掌,扇的我臉頰微微紅腫。

這時,養母也進來了,她看著我,又看看衣衫不整,正在微微抽泣的婉兒,明白了怎么回事,她神色復雜的看著我說,玥兒,你太讓我失望了,然后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我的房間。

被人誤解的感覺很難受,平時對我最好的養母說出了這種話,我當時心都快要碎掉了。

房間里,只剩下我和養父還有婉兒,婉兒躲在被子里微微啜泣。

“爸,不是這樣的,我……”

“你還狡辯?我都看見了,還想狡辯?”養父用手指著我,氣的渾身發抖。

這時,婉兒從被子里探出頭說道:“爸,我有道題不會,想讓李玥幫我看看,可他一進來就對我……對我要做……”還沒說完,婉兒又哭了起來。

“我!沒!有!”我攥緊了拳頭,看著養父,字字鏗鏘的說。

“爸,不信你可以看看桌子上的作業,我真的是讓他過來幫我解題的!蓖駜嚎薜母萘,她這演技都能拿小金人了。

“滾出去,滾,離開我家!别B父沖我吼道。

我知道我說什么都沒用了,畢竟我對他們來說是個外人,他們是怎么也不會相信我的,哪怕我說的是真事,是實話。

我走出了家門,發泄似的用力把門一關,發出巨大的聲響,在關門的一瞬間,我看到了婉兒那嘴角帶著一抹笑意的看著我。

當時夜已經深了,我不知道我能去哪,兜里又沒有錢,坐在馬路邊發呆著,冷風不斷吹嘯而過,連帶著我的心也吹得冰涼無比。

我怎么也沒有想到,婉兒竟然會給我下套,讓我往里鉆,平時那么相信她……

我感到十分無助,開始想念小時候親爸親媽沒有出意外的時候,一家人快快樂樂,開開心心的樣子,又想到小時候在孤兒院,和別的小伙伴一起玩耍的時光,一時之間,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迷茫。

第3章 婉兒在做那事?

重新回到家里后,養母把我拉進他們的臥室,說我和婉兒不能同在一個屋檐下了,還說我是哥哥,妹妹小,做哥哥的得讓著妹妹之類的話。
玩湖南快乐十分有什么好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