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婚姻時差

點擊:
在他眼里,妻子完美無缺,但有時候透著一種冷冰,有時候理智的讓人害怕,妻子似乎隱藏著什么似的。
偶然一則電話中妻子發出的聲音,讓李輝百思不得其解。究竟是什么人在妻子身旁?
枝城日報第一記者的李輝,尋著自己的懷疑一步一步往前走,卻發現了愛人不為人知的秘密……震驚憤怒的同時,他也漸漸在自己的懷疑中迷失自己。
良知、正義、夢想在迷失的人性中接受著考驗……
家庭逐漸陷入漩渦一般的陰謀中……騎虎難下難以自拔……

001 電話

這會兒,李輝正駕駛著去年買的七萬多的比亞迪回家,路上很堵,枝城這個四線小城市只有中心區綠樹紅磚還像樣,可以開車走,再郊區一點那路上全是灰塵和噪音很大的摩托,六月的天氣雖然燥熱但車里有了空調,對比外面那些光著膀子擦汗的人,他像是過著上等生活的上層人,也許正是這個原因才使得自己安于這樣的小城市。

今天他本想給妻子一個驚喜,可他絕對沒想到,這次提早回家竟然讓他發現賢惠美麗的妻子還隱藏著不為人知的另一面。

今天原本說報社有市委領導要來公司,結果后腳領導有事說不來了,所以原本打算在公司里待一整天的李輝到了中午就駕車回家。

回家其次,重點是回家在妻子的陪伴下好好休息一下。

十年前,李輝畢業于二流大學新聞專業,大學畢業之后還在北京干了幾年社會小報的記者?上Т蟊本╇y得混,一沒背景二沒錢人確實也累,也沒攢多少錢,但那時候就是覺得年輕人該拼,所以也奮斗了幾年。

后來有一年回家過年和一個本地副縣長的女兒舒曉冉相了親,整體感覺還行,所以就談起了遠距離戀愛。

再后來,李輝拗不過父母的嘮叨,加上他也打算跟舒曉冉結婚,就回老家枝城的枝城日報當了記者,畢竟在大城市鍛煉過了好幾年,他比本地的好幾個記者文筆好很多,很受領導重視,不到三年李輝就成為枝城日報的主筆記者,一般的大采訪大頭版都是他寫,男人年輕是應該吃點苦,不然學不到本事。那時候的他在枝城如魚得水,也就迎娶了年輕貌美的舒曉冉過門,不過這也是幾年前的事情了。

駛進明悅居,并將車停在自家的車位上后,李輝轉身去小區門口水果攤稱了點水果,這才往樓上走去。

回家總是愉快的事情。李輝的妻子舒曉冉今年二十八歲,現在在枝城六中當美術老師,還托了家里的關系當了工會主任,各方面也算是別人羨慕的老婆。

在李輝跟他妻子結婚之前,他感覺妻子性格比較單純,不過結婚之后,人就變的更有味道了,或許是因為他工作慢慢穩定之后就更加重視家庭生活的緣故,在妻子眼中自己又是如何呢?他不知道。

走到家門前,想給妻子驚喜的李輝小心翼翼地打開了門。

李輝原以為妻子有在家里,卻發覺家里沒人,這讓他有些納悶。

想搞清楚妻子到底去了哪里的李輝當即打電話給妻子。

嘟到斷線都沒有人接,這讓李輝有些奇怪,照理說今天她沒課的,所以他又打了一次。

“嗯?老公,怎么了?”

聽到妻子聲音好像很累,就像是午睡剛醒的聲音?墒瞧拮尤瞬⒉辉诩,怎么聲音又那么癱軟呢?李輝沒有想太多,他是信任妻子的,接著問:“你人呢?”

“在買菜,準備回去弄飯吃!

“那你多買一些,我回家了!

“嗯?你不是說今天有領導,中午不回家吃飯的嗎?”

“領導突然有事,所以我就回來吃飯了,”看著掛在墻上的婚紗照,會心一笑的李輝道,“快點回來吧!

“好的,那就先這樣子了,我馬上……唔……馬上就回去……”

嘟……嘟……

前面聊天還不覺得有什么,可當聽到妻子掛電話之前的聲音時,李輝脊背都在發涼,妻子好像踉蹌中急忙掛了電話,他不太理解為什么要這么著急掛電話呢?

有些狐疑的李輝立馬又打電話過去。

讓李輝生氣的是,他妻子竟然沒有再接電話!

到底怎么回事?!

該死!

妻子不接電話,那么李輝也只能在家里干等。在等了足足半個小時,已經越來越煩躁的他才聽到門鈴聲,隨后打開門的他就看到妻子若無其事地站在門口,兩只手還拎著一袋子的菜。

妻子今天穿著白色長裙,飄逸長發很自然地披著,整個人依然端莊靚麗。

只不過,她滿臉通紅,還喘著氣,好像很著急的樣子,李輝更懷疑了,問:“剛剛你說是在菜市場,為什么我在電話里都聽不到別人的說話聲?”

002 憤怒

“你不是打電話過來嗎?我擔心聽不到你的聲音,所以就走到角落接了,”說話的同時,舒曉冉就將兩個袋子遞了過去,“幫我放到廚房,我洗把臉就弄飯!

“我還想叫你買一點我愛吃的菜,可你后面都不接我電話!

“剛剛兩個手都提著菜,哪有時間接電話?”她雙手也確實都提著沉甸甸的東西呢。

妻子這話有些道理,但李輝總覺得有些不對勁。他真的很想知道妻子掛電話的時候為什么發出那種讓他產生恐慌想法的聲音,更想知道妻子為什么足足半個小時才回來。

菜市場走到家一般十五分鐘左右,他妻子卻半個小時才走到家。

盡管李輝很多疑問,但他不想再追問下去。因為那聲音也可能是她買菜的時候,別人混進去的,如果問了妻子說不清楚,肯定會責怪自己神經質,只是聽到了妻子發出的怪聲,也不能就此判斷什么。

多看了妻子幾眼,腦海里出現妻子亂來的情景,李輝就走到衛生間洗了把臉,舒曉冉就在廚房忙碌著。

吃過妻子做的美味午飯,李輝就躺在床上想著之前發生的事。他總覺得妻子之前是在跟男人胡來,但他又找不到確切的證據。在沒有找到證據之前,李輝不想跟妻子攤牌。

走進臥室,見丈夫心不在焉的,坐在床邊的舒曉冉問道:“怎么啦?”

“沒事!

“有心事記得跟我說哦,我可是你老婆,”說著,踢了拖鞋的舒曉冉就爬到了床上,并依偎在她丈夫懷里。

“老公,怎么了嘛?”

“來……”說罷,俯下身的李輝就吻住妻子薄唇。他們開始辦正事。

完事后,李輝靜靜回憶著剛剛和妻子歡樂的情形。

剛剛他有聞到妻子身上非常明顯的沐浴露氣息。他就意識到妻子回家之后絕對有特意用沐浴露洗過,這是不是可以說明他妻子之前絕對有跟其他男人亂來,所以才用沐浴露去掩飾氣味?

而因為之前聞到沐浴露的緣故,憤怒的李輝還強行在快要結束之前弄在妻子臉上了。

舒曉冉極為生氣地看著他,緊皺眉頭指了指書桌上的餐巾紙盒。

會意后,李輝急忙去拿餐巾紙盒,并抽了幾張紙想幫妻子擦嘴,可他妻子推開了他的手。

瞪了丈夫一眼,搶過紙巾的舒曉冉就背對著丈夫。

攤開紙巾并張開薄唇,舒曉冉清理了一下面上的東西,又去浴室清洗。

片刻之后,走出浴室的舒曉冉問道:“平時你都不這樣的?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搞得好像我做錯了什么事,非要受到你這么對待似的!

“我……”李輝也說不出什么理由,也許就是因為懷疑憤怒,才讓他做出這種妻子厭惡而自己喜歡的事情來。

見丈夫說不出個所以然來,舒曉冉就道:“我不想吃飯了,要吃你自己弄吧!”

說完后,赤著身子的舒曉冉就溜進被窩,背對著丈夫玩手機。

李輝平時都很溫柔,尤其是在和老婆親熱的時候,所以他也知道妻子一定非常生氣。但他又覺得很莫名其妙,既然妻子都敢出軌,那讓他弄進嘴里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003 蛛絲馬跡

或許,妻子已經不是過去他剛認識的那個女人了,這還是他第一次忽然半途回家。

盡管李輝很想質問她,為什么他忽然回來她就剛好不在家,但他又沒有確切證據,所以他就道:“曉冉,不好意思,下次我不會這樣子了,剛剛其實我是因為有點煩才那樣的!

“夫妻之間不用說不好意思的,而且我已經不生你的氣了,”打了個呵欠后,舒曉冉笑道,“其實我還是有一點點的生氣,如果你肯去買我愛吃的水果回來,我就原諒你!

坐在床邊跟妻子又說了些甜言蜜語后,穿上衣服的李輝就下樓去買哈密瓜。

在買哈密瓜的過程中,李輝有些心神不寧,畢竟今天這種非故意的“抽查”,好似讓妻子中招了。

可是他又有些矛盾,在李輝看來,妻子對自己不是一般的好,而且一直就很愛很愛自己這個丈夫。

當初他北漂的時候,他妻子就等了他好幾年,而那時候他妻子身邊也不乏追求者,可最后還是選擇嫁給他這個算不上牛逼的北漂青年。

單就這點而言,李輝就覺得妻子沒有理由在外面想心思。要是對他不滿意,那時候她不早就可以……

北漂那些日子……,對,他和她是兩地分離,說實話他也不會專程找她,想到這里李輝脊背就一陣發涼。那時候他們分隔兩地,誰知道妻子又是怎樣的狀態呢?或許沒有他想的那么單純。

如此一想,李輝原本對妻子的信任就像沙灘前的沙,被不斷腦海中的海浪沖刷得一干二凈,他更不不知道妻子到底有沒有做過對不起他的事。

北漂期間,他們雖然還沒有結婚,可好歹也是男女朋友關系,所以要是那時候妻子朝三暮四,那他是絕對不可能原諒妻子的。

但李輝又覺得自己不能陪伴她左右,唉,可能是自己想太多了,過去的事情就不要想了,只會越想越煩躁。這個社會這么亂,像妻子這樣的女人已經越來越少。

妻子非常完美,要身材有身材,要長相有長相,要工作有工作,平時生活里也詩情畫意,還燒得一手好菜。要是沒有發生今天的事的話,他還是非常幸福的。

胡思亂想間買到哈密瓜的李輝已經到了家門口。

回到家中,見妻子已經睡著了,李輝就將哈密瓜放在桌上,并站在窗前抽著煙。
玩湖南快乐十分有什么好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