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嗜血神皇

點擊:
九州大陸,修煉等級,元階、士階、魂階、紫府、大乘、圓滿、武皇、武帝、神皇!
考古實習生趙歌的魂魄,離奇的進入到了一個奇特的世界,更加離奇的是,他考古的一具石棺,進入到他的腦子里一并帶了過來,棺中,有著一個神秘的美女,美女又引出一個神秘的世界。
從此,他神速崛起,刻骨銘心的愛情,揮刀快意的恩仇,波瀾壯闊的新世界,譜寫一曲熱血壯麗的修煉戰歌。

第001章 穿越成偽娘

“呼……”

從漫長的噩夢中醒來,趙歌努力睜開無比沉重的眼皮,目光掃了掃四周,發現現在的自己,居然正身處在一個古色古香的房間之中,而身為考古實習生的他,頓時驚喜不已。他下意識的就要爬起來考古一番,結果卻發現自己渾身都幾乎散了架,一點力氣都沒有,于是他輕嘆了一口氣,只好作罷。

身子雖然躺在床上無法動彈,趙歌的眼睛中,卻閃爍著狂熱的光芒,這次發達了,真的發達了,僅僅是桌面上擺放的那個青瓷,那上面的釉色,便是許多大師無論如何都無法仿造出來的。

“咦,難道……這是在故宮?”瞧著房間中的這些頗具考古意義的寶貝,激動不已的趙歌,心中同是卻也泛起了一絲疑問,“可是,故宮不是不再允許搞貴族會所了么?”

“可是除了故宮之外,又還有哪里這樣古色古香的地方?”

然而就在趙歌疑惑不已之時,趙歌的腦子里,卻突然浮現起一名身穿白袍的絕色女子,絕色女子手持一口細長的利劍,正在一座巨大的石拱橋上舞劍。

女子的身段婀娜曼妙,曲線畢露,舞姿優雅流暢,手中的長劍,在她周身開出朵朵璀璨的劍花,人劍合一,美輪美奐。

“她叫東門嫣!”

趙歌的腦子中,一下子就蹦出這個舞劍女子的名字。這令他吃驚不已。

尚未等他來的及去想這到底是什么原因,緊接著,趙歌的腦子里又出現了另一副畫面,東門嫣正陪在自己的身邊,兩人正有說有笑、卿卿我我間,前面卻行來了一名英俊的青年男子。行至自己的身邊,那青年男子卻是突然猙獰一笑,旋即二話不說,便奮力一掌拍在了自己的身上……

……

“啊……”趙歌大叫一聲,只覺得腦袋劇痛無比。

“歌兒,你醒了!”

一道帶著喜悅的柔美嗓音,隨著趙歌的大叫傳來,緊接著,一個婀娜的身影,映入了趙歌的視線之中。

這是一個年齡看上去約莫三十來歲左右的女子,身穿淡綠色的裙袍,臉蛋看上去十分的秀美,給人一種婉約柔和的感覺,只是額前那幾縷凌亂的青絲,以及那紅腫的眸子,卻又讓她秀美中帶著楚楚動人的憔悴。

望著醒來的趙歌,秀美女子的小臉上浮現出濃濃的喜色,抬起白嫩的纖手輕捧起趙歌的臉龐,關切的問道,“歌兒,你現在怎么樣,感覺還好么?”

聽得眼前這秀美女子問起自己的身體,趙歌頓時覺得渾身劇痛無比,胸腔內一陣血氣翻騰,一口鮮血,差點就此噴了出來。

強壓住胸腔中翻騰的血氣,趙歌目光忍不住掃了掃桌面上的那個青瓷,沖著眼前的秀美女子輕搖了搖頭,無比虛弱的道:“我死還不了,請問,這是……在哪里?我是不是正身在夢中?”

聽得趙歌的這話,前面的秀美女子,神色一瞬間呆了,接著兩行清淚瞬間便簌簌而落,望著趙歌不知所措的泣道:“我可憐的歌兒啊,天吶,你這是怎么了,難道你的腦子給打了嗎?這是在天外樓!你等等,為娘馬上去讓嫣兒那丫頭來幫你把把脈!

秀美女子當即轉過身,婀娜的身影,轉眼間消失在了房間之中。

嫣兒丫頭?為娘?天外樓?

待得秀美女子消失之后,趙歌一動不動地趟在床榻上,這一下腦子真的徹底漿糊了,這些都是什么呀?我明明是名實習考古的學生,在考古一口古石棺時發生了意外,現在的自己,就算要躺,也應該躺在醫院才對的啊,怎么莫名其妙就躺在了這個古色古香的房間里,還天外樓,為娘,嫣兒丫頭,這什么亂七八糟的。

還有那個叫東門嫣的女子!

還有那英俊男子給自己致命的一掌……

突然,他腦子里仿佛一扇門被打開了,緊接著,另一個人的記憶,如潮水一般的涌了進來。

這里已經不屬于自己原來的那個世界了,這里沒有高樓大廈,沒有先進的科技,這里,有著屬于自己的文明。

這里是一個名叫九州的大陸,和原來的那個世界完全不同,九州大陸崇尚武藝,修煉之風極盛,各大宗派、世家等各種勢力屹立如林,即便是在大路上隨便遇一個人,都有可能是修煉者。當然,基于資質與勤奮程度的不同,這里的人的修為,也有高低之分。

九州大陸的習武,通常有九個等級,由底至高分為元階、士階、魂階、紫府、大乘、圓滿、武皇、武帝、神尊。而每一個等級,又分為三個境界:入門、中境以及至高境。

現在趙歌身處的地方,就是九州大陸大夏帝國的一個宗派之中,這個宗派的名字,就叫做天外樓。

很顯然的,趙歌身上發生了一件用科學無法解釋的事情,前世的趙歌死了,同時時空被莫名其妙的扭曲了,讓得他的靈魂傳越到了這里,附在了這個世界的一名叫趙歌的身上。

而這個世界的趙歌,也已經死了,和剛才那秀美女子口中的馮少主搶女人,結果被馮少主打死了。

先前記憶中的那名一掌拍死自己的英俊男子,就是馮少主。

而那名先前在一座巨大的石拱橋上舞劍,后來又與自己卿卿我我的東門嫣,就是這具軀體與馮少主爭奪的女人。

“居然窩囊的死在了情敵的手上……”趙歌無奈地笑了笑。

通過這個世界的這具身軀的記憶,趙歌得知,方才那名模樣秀美婉約的女子,就是這具身軀的娘親,名叫紫依,這具身軀是她的私生子。

紫依的修為不低,在整個天外樓算得上是數一數二的,但是因為天外樓是個由清一色女子組成的宗派,宗規極嚴,因此盡管紫依的修為頗高,但是由于有趙歌這個私生子,所以在這天外樓一舊沒有半點名分,甚至處處遭人鄙夷。十七年前,趙歌呱呱墜地之時,若不是宗主念在紫依是難得的高手,留在宗中可以提升不少宗派的實力,只怕當時就將紫依處死了。

這十七年來,紫依一直將趙歌視為珍寶,正因為紫依的過分疼愛,讓得趙歌幾乎成了一個白癡,天天不問修煉,只顧在天外樓的那些女弟子面前耍蠻撒嬌,惹得那些女弟子見了他便仿佛見了蒼蠅一樣,若不是顧忌著紫依的修為高,只怕早就有人一劍將他結果了。

這還不是最要命的,前些日子,趙歌看上了一名叫東門嫣的天外樓女弟子,于是天天對她死纏爛打,人家堂堂的天外樓弟子,又怎么會看上他這個白癡,更可況,人家已經早就心有所屬了。

而東門嫣心屬的對象,就是馮家的少主馮波天。

“還真是個……腦殘!”

感受著這些不堪的記憶,趙歌微揚了揚嘴角,扯出一抹無奈的笑意。事情明擺著,自己的死,是東門嫣與馮波天一起謀劃好了的。

通過這具軀體的記憶,趙歌知道馮家頗有些勢力,而馮波天自己,也是個魂階至高境的高手,要干掉他報仇有幾分困難,不過,趙歌知道自己,已經不再是那個整天只知道在那些女弟子面前耍蠻撒嬌的趙歌了,以后自己必須努力修煉,爭取早日干掉馮波天,為自己報仇。

雖然渾身劇痛無比,但是趙歌知道自己已經不會再死了,他緩緩合上眼睛感受了一下自己的修為,頓時無奈地苦笑了起來。

元階至高境!

這樣的修煉境界,在人才濟濟的天外樓,就同等于廢物,這樣的一個人,即便是沒有那些惡習,天外樓的那幫女弟子也不可能看得上的。

“這具軀體的長相如何?”趙歌抬起手,輕摸了摸陌生的臉頰。雖然不是外貌協會的,但是趙歌還是想到了這個問題。

目光在這古色古香的房間中掃了掃,瞧得不遠處的那張紅木桌上,擺放著一面打磨成圓形的銅鏡。躺在床上攢了一絲力氣之后,趙歌努力從床上爬起來,來到銅鏡前。而然,當瞧得銅鏡中自己的模樣,趙歌頓時差點驚叫出聲來。

只見一張涂了一層厚厚的胭脂水粉的臉,躍現在了銅鏡之中,緋紅的臉頰猶若二月的桃花,紅潤的小嘴嬌艷欲滴,魅惑的眼影嫵媚無限……

這還不是最要命的,原來趙歌一直沒發現,自己的身上,居然穿著一襲粉色的裙袍,模樣看上去娘們十足。

“這……天吶,你讓我再死一次吧!”望著銅鏡中的自己,趙歌悲呼一聲。

趙歌萬萬想不到,這具軀體的前世,居然會是個偽娘,這的確將趙歌惡心到了,僅在銅鏡前看了一眼,便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就這形象也想泡妞?沒有被男人強行爆菊花,已經是萬幸中的萬幸了,要改,馬上將這萬惡的偽娘形象改掉!

第002章 神秘力量

銅鏡中的自己,當真是說花容月貌、傾國傾城一點都不為過,幾乎將天外樓的大部分女弟子都比下去了。這樣的美貌“女子”行走在天外樓中,不將天外樓的女弟子惡心到才怪。

望著銅鏡中傾國傾城的“女子”,趙歌哭笑不得:“要改,現在!馬上!”

“歌兒,你怎么起來了?快到床上躺下!边@時,紫依焦急的聲音從身后傳來,緊接著響起一陣細碎的腳步聲。

趙歌回過頭去,只見急急趕進來的紫依身后,還跟著兩名女子,其中一名的年紀約莫兒十歲左右,一頭青絲猶若輕柔的披于那嬌巧的香肩上,身穿一襲白色的裙袍,罩住那曼妙的玉軀,顯得美麗無雙,光潔如玉。

“呃……”

瞧得這名秀美女子,趙歌不由得微微愕然,原來娘親口中的嫣兒,就是那個與馮波天一起謀殺自己的東門嫣。見她此時竟然來為自己把脈,趙歌的心中,隱隱升起一絲不妙之感。

面對趙歌,東門嫣的眸子中,也是明顯掠過一抹慌亂,但是很快又被她壓制了下去,神色恢復正常,心中卻是微微一嘆:“波天哥的那一掌,居然沒有將這個廢物拍死,實在是太意外了!

東門嫣身邊是個看上去只有十五六歲的少女,一見到這名少女,趙歌的神色再次不著痕跡地呆了呆。自己男扮女裝的樣子驚艷一世,但是,還是被眼前的這名少女瞬間便比了下去,靈動的眸子,挺直的巧鼻,飽滿中帶著些許俏皮味道的紅潤小嘴。水藍色的袍子裹住那尚有些青澀的身子,一根白色的腰帶,束在那盈盈的小蠻腰上,整個人顯得俏麗無雙。
玩湖南快乐十分有什么好方法